南北

【来自优酷爸爸会员灵感的水仙】短 可是开心且甜

  “愚蠢。”

  小橙坐在床沿撸起了宽大的毛衣袖子恨不得一巴掌往睡在床上西装革履的人扇过去。

  一个小时前,他窝在沙发上没精打采看电视,滴滴答答的石英钟响的没完没了,不停的放大时间带来的不安,没有打电话说不回家,也没有捎人来个信息。

  最难受的是办公室的电话都没人接。

  十二点逼近,外面越来越凉了,能去哪里。

  手机开始疯狂的震动,在指针指向十二点的那一刻,他急匆匆的跳下沙发冲到了桌边。

  心情大起大落的,不是那个混蛋的电话。

  “喂您谁啊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哈?你……脾气怎么……那么不好……我在楼下……你来接我好不好……”

  “你干嘛了你?!”

  “喝多了……”

  拖鞋都没来得及换好急匆匆下楼,见一身正装的他坐在了楼下的花坛边,像等放学的小朋友,直勾勾的盯着地上,见了小橙也是一脸茫然。

  “你大冬天的,快回家外面凉你还穿的少!”

  “我……不冷啊……好热的……”

  “热?”

  小橙把柔软的脸贴上了他心爱的小老板光滑的额头,果不其然的发烧了。

  “……”

  “你给我回家!”

  电视都还没来得及关,咿咿呀呀的放了些戏曲,不是小橙爱看,只是等这一晚上他前前后后把电视翻了个遍,停在了这里。

  小橙把他的小老板丢在了床上解开了西装的束缚拉过了被子,试图问点儿什么。

  “你手机怎么打不通这手机又谁的?”

  “诶你醒醒我问你话你怎么喝这么多啊……”

  床上的人毫无反应的睡死过去,只得默默叹气转身进了厨房开始兑药,一个夜晚都坐在身边帮小老板捂汗散热,掖一掖被角。

  小橙的小老板终于在第二天晌午醒了过来,拖着有些轻飘飘的身体转身来了厨房,正巧见到端着砂锅上桌的小橙。

  小橙摘掉了烤箱的手套仔细摸了摸小老板的额头,

  “终于退烧了,随便吃点吧,喝了那么多酒。”

  “对不起…我…不该应酬不给你说一声…我…”

  小橙夹起一个包子红着脸塞进了小老板的嘴里,

  “好了闭嘴吃饭……”

  轻轻的咕哝了一句谁也听不到的话。

  “原谅你了谁叫我喜欢你…”

 

【巍澜衍生】朱厚照×裴文德(短 小 但是甜)

  “皇上,裴大人前来复命。”

  “传他进来。”

  太监尖细的声音听的朱厚照心头一阵烦躁,赶紧让太监下去,斜支着脑袋把玩手里的玉杯,戏谑地看着裴文德走上殿来,规规矩矩的请安。

  “爱卿有什么想对朕说的吗?”

  “……臣有辱皇命。”

  “哦?你如何有辱皇命,站起来回话。”

  “臣率一众辑妖司兄弟未能挽回先皇魂魄,臣办事不力,求皇上降罪。”

  “那老糊涂若是活着,朕岂不是登不上这皇位,朕不会降罪于爱卿,反得感谢爱卿。照爱卿这样说,朕是不该登基?”

  朱厚照饮下玉盏中陈年美酒,摩挲了一下嘴角拭去残存的液体,不知喜怒的说下这些裴文德听起来大逆不道的话。

  “臣不敢。求皇上降罪于臣。”

  “爱卿今年多大了?”

  “臣年二十八。”

  “不小了啊,该有个归宿了,朕十五登基妻妾已成群。”

  “皇上何意?”

  朱厚照起身不疾不徐地围着裴文德走了一圈上下打量,身材欣长眉目如画。挑了挑眉,附身含着酒气轻轻送上话语,手也攀上裴文德腰间,

  “朕见爱卿皮相刀削斧凿一般的好,二十八却未娶亲,若真要降罪…爱卿不如叫声父皇来听听,爱妃脸既白,不知腰间亦白?”





(谁吃这一对我们就是兄弟)

【巍澜衍生】夜尊×裴文德 1(其实是第二篇)

  夜尊跟着裴文德去往不周山的途中,若是没有人和他搭话,夜尊没有半句言语,不赶路的时候只是默默的坐在一旁十指交握看着不周山的方向,好几次裴文德都站在离他老远的地方悄悄看着他,看看他能沉默多久。

  无一例外,一沉默有时候就是一整天。

  你站在桥下看风景,别人在桥上看着你。

  夜尊有时候也爱打量裴文德,不过裴文德从来没有注意到过。他很在意那个叫梅的女孩子,总是和裴文德看起来很亲近,夜尊看得出来这个女孩子喜欢他。每次看到女孩子和裴文德走在一块儿,还一脸骄傲的时候,夜尊心里有点恨意,裴文德看来已经忘记了之前的事情。

  果然灵魂进了黄泉涤荡,一定会干干净净,什么都不剩下。夜尊不明白,他自己到底恨的是这个人,还是这个生死轮回的魂。

  这很不一样,一个是想要他命的一世,一个是想纠缠他千百年的生生世世。

  各怀心事的两个人越走越近,又越走越远。

  夜半升起了篝火,越近秋天露水越发的重,靠着休息的石洞壁上都湿漉漉的,夜尊也许是身体弱的原因,每每到了临近黎明霜重露寒的时候,膝盖会隐隐作痛,痛醒了,就很难再睡着了。裴文德会格外照顾他一些,拿了毯子裹在他脚上,会好过一点。

  夜尊和他们一起赶路后的两天时间里,裴文德一闭眼总数那个魇里夜尊闯进来的画面,裴文德心里觉得他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可至今没有任何破绽,无根无据怀疑别人的事情,裴文德也从来不做。

  而第三天半夜醒来,裴文德发现夜尊和梅都不见了踪影。

  像猫儿听见了老鼠窸窣的声音那样,裴文德弓起了身子攥紧了刀听着八方的声音,试图在篝火照亮的范围之外发现点儿什么异常。脚步声从那边的草丛里响起,只有一个人,却很沉重。

  裴文德猫在大石背后,看清了来人,是夜尊,肩上还扛着昏迷不醒的梅,夜尊那件白色的衫子大腿处被划破了一条口子,血红色染遍了右边裤腿。

  裴文德慌慌张张的冲了出去接住了梅安顿在了一边,转身帮夜尊处理伤口,

  “你们怎么在搞,怎么昏过去了一个你又受伤了?”

  “嘶……轻点儿……半夜腿疼醒了没看见她,我出去找,她一个人坐在水池子边上,我叫了两声没有理我,走过去就直接给我来了一刀……轻点儿!好像被控制了。这附近有妖。”

  夜尊呲牙咧嘴的陈述完了情况,裴文德三分信三分不信的点了点头,顺手狠劲扯了扯包扎的布料让夜尊直咬牙。

  裴文德外出任务向来很警觉,一来半夜绝不会睡死睡到两个人出去了都不知道,二来为何那妖没有顺着他们两个追过来选择在暗处?

  天亮后梅才慢慢的醒过来,裴文德只能感叹夜尊下手劲是真的大。

  裴文德试图从梅这里问出点什么,然而梅却死活想不起来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仿佛就是黑甜一觉,睡到了天亮而已。现在剩下的说法只有夜尊一个人的了,不过梅的刀确实沾了夜尊的血。如果梅只是一个诱饵,为什么不在夜尊回洞里的时候向他下手?

  裴文德伤脑筋的时候,夜尊就安安静静坐在一边伸直了腿儿又开始打量着他。

  有时候夜尊觉得他像阳关外的大漠戈壁,下雪的时候冷的不近人情,出太阳的时候又光芒万丈根本无法靠近。又像戈壁外的沙坟,孤独而凄凉。遥远的古战场曾容纳千军万马,都面向故乡笔挺的倒了下去,就留下了说不清道不明的热血还在沸腾。

  裴文德就是这样,明明绝望过,却还在执着。

  夜尊突然笑了起来,蜷起了那只没有受伤的腿儿,环抱着膝盖把头埋了进去。裴文德有些恼火的看着这个伤病号,

  “你笑什么。”

  “明明心事那么重,从来不对人讲,还要坚持那个执着,身负三千大山,你傻不傻。”

  裴文德心底的墙根仿佛被夜尊这个小瘸子踢了一脚,他没有言语,他明白,夜尊也明白,其实他活的很苦。被戳破了心事,他也不想再言语,悄悄的把头别到了一边去,躲开了夜尊探究的目光。

  梅有点不是滋味,她从未让裴文德露出过这样的表情,因为自己从来都摸不清他,就让他一直把自己当妹妹看待,处处需要照料还被叫做小丫头片子。

  索性自己就一直任性好了,反正都可以没羞没臊的。可她最近常常做噩梦,梦见他不要她了,还是那个叫夜尊的小瘸子教唆的,越发看他不顺眼了。

  小瘸子的一脚踢坏了裴文德城墙的根基,就像连年暴雨的雁门关受不住塌了一般,摇摇欲坠,梅的心事也在慢慢的滋长。

  疯了一般的柳絮飘满了荒野,却有一颗种子在干旱的土地生根,他不知晓,四周都是骆驼刺,长起来痛的想放弃追逐阳光和水。

  巴尔喀什湖一半咸一半淡,可能也是一半黑一半白。




(我居然憋了那么久,想了一个小格局的故事,还没写完,大格局的看书少了写不出来🌝

梅:人间不直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Norazhang12:

热爱学习的面面~

依旧沙雕漫。

我觉得
他锥龙的眼睛
简直是在为难我胖虎





(就一只一只 我实在肝不动了我这种业余的🌝)

Norazhang12:

我又来了。还是沙雕漫。不知道叫啥好


打广告:巍澜团子正在全款预售【第二波】

有兴趣戳:链接

【巍澜衍生】夜尊×裴文德(怪七八糟的粮有点长)前话

  裴文德心里一直过不去这个坎,自从七岁母亲在自己眼前被肢解后,他曾发誓与妖势不两立,世界里只有杀不尽的妖。

  阴阳鼎锁破,长安也就不再太平,他曾许诺过,他在一日缉妖司的人绝不能少,可那个月夜,各地缉妖司的人几乎全军覆没,阿昆阿仑也都走了,老和尚劝他皈依佛门,可他心里总觉得亏空了什么。

  如果真如老和尚说的放下了这段仇恨,那么他也就想不到自己存在的意义了,他推开了佛经,拿起了刀,在如豆的烛火照印中决绝的推开了房门,转身离去。

  衣角带起的风混杂着戾气差点带灭了这点微弱的光,能听到老和尚的叹息。

  两日后裴文德在拿回皇帝魂魄的路上抱着这所谓的执着救下了一个在林间被狼妖追杀的人,那人生的眉清目秀,看起来还颇有些羸弱,诡异的是他长了一头银发。梅仔细的鉴别眼前的人后对着裴文德摇了摇头,

  “是人。”

  裴文德颔首用臂弯抹了刀上的血,收入了刀鞘,却听见身后救下来的人用清冽的声音说,

  “大人,我请求入缉妖司。”

  “我为何要答应你。”

  裴文德抬眼睨了一眼面前垂目的青年,方才未仔细打量,只是觉得一股书生气息,未曾注意到眉梢眼角透露的几分寒意,若不是经历了几番大起大落,少年人,怎么会有一样的目光。

  “前些年,与兄走散,多凶多吉少,父母早死,本相依为命,却落得孤苦伶仃。”

  “缉妖司不是收容所。缉妖司所做的事情危险不是尔等可以想象,去你该去的地方。”

  那人似是不甘心的张了张嘴,想不出别的理由又闭了嘴,捏紧了拳头转身准备离开踩的脚底下的树叶吱吱作响。

  “你叫什么名字?”裴文德突然出声叫住那位不甘心的青年。

  “夜尊。”

  也没见裴文德多作挽留,夜尊顿下的脚步再次提起,消失在了林子里。

  裴文德一行人歇了一晚脚再次加快脚步去往不周山,他一晚就忘记了这样一个在树林里被救下的青年,世界来来往往太多人,杀过的妖,救过的人,没有谁能撼动他的心,除了死去的弟兄和亲人。

  流水一般的时间,流水一般的人,人海茫茫,没有谁能当他的软肋,他曾信誓旦旦的以为一辈子都不会有,后来的撕心裂肺只有他知道,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前往不周山的途中有一片荒草丛生的洼地,山麓阴坡本就阴森的气息因为下雨又平添了两分,裴文德记得阿昆就死在山间洼地,那片竹林里。

  不出所料,四人接近阴风乍起,黑云满天。

  “要收我性命光明正大出来就是,藏头藏尾。”

  迷雾满天,裴文德不见五米之外的事物,只能通过耳朵来判断方位,和之前一样,他和所有人走散了,独自进了这个魇里。

  话音刚落身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约莫判断轻重缓急估量身形,裴文德稳了脚转身抽刀直指来人咽喉,行云流水的动作刀尖却被人双手接住消去了一大半力气,暗叹不妙之时定睛看来人一身白衫,是之前救下的那个青年。

  未来得及多问为何他会轻易的进自己的魇里已被抓住手腕带出了困境,惊醒后发现夜尊盯着自己蹲在五步外的地方。

  “你为何会在这里。”

  “走至山腰见山麓黑云腾起便觉不详,料到你们有难,前来搭救。我可说过我要加入缉妖司,也许你觉得我身体底子差了一些不肯放入,如今看来我可否有资格?”

  “你若抗得过妖血,我就准,抗不过为了半妖,不要怪我杀了你。”

  夜尊也未讲过多的话语抓过那只刚死去的妖的脖颈一口咬了下去,神色平静未有常人一般见妖的恶心和对尸体的恐惧,让裴文德恍惚了一瞬,仿佛见到八岁的自己红着眼眶毫不犹豫的喝下那一碗妖血。

  喝下之后的夜尊也不像一般人折腾的半死不活,脸颊只是轻微的泛起红光,颤抖的撑起了身体握紧了拳头挣扎了一小会儿恢复如常。裴文德惊讶于他的恢复速度,暗自感叹也许这次不周山之行他会帮上大忙。

  “你留下吧,人手不够,你自己注意。”
 
  裴文德不敢再说我护你周全这样的话,即使他待阿昆如亲妹妹一般拼了命的护她,最后还是丢了性命,还是自己亲手要了她的命。

  他看着白衣青年略微单薄的身体,不知道是不是出于对死去兄弟得愧疚,他特别想把夜尊死死的护在羽翼下,不想让他受半点伤害。夜尊对着裴文德天真的笑了一笑,他其实特别想问,你一个人过的苦不苦。

  春天的笋在抽芽,一点点的破开了僵硬的泥土迅速生长,最终会长成笔挺的竹,刺进天穹,扎根进了地狱,刺穿了裴文德的心。

  一切都在一片竹林里慢慢酝酿。
 

【巍澜】一根丝袜(不可描述的脑洞)

  冬天,一个出了门就要死人的季节。

  赵云澜一边痛骂着这么早上班不能和周公多下两盘棋,其实他只是想和大宝贝儿在一个被窝里多窝一会儿闻闻他身上的让人迷恋的木制香味。

  赵云澜不止一次抗议过他的香水太过冷冽,让他换一个能跳进鼻子里欢快的味道,虽然每次往他身上蹭的时候赵云澜都会深深地吸一口气恨不得五脏六腑都能染上他的味道。

  开了特调处的门,赵云澜飞速的扔开趴在暖气片儿上的大庆自己趴了上去,哼哼唧唧的摘下围巾和羽绒服。

  赵云澜一直很困扰,怎么才能把秋裤和他的牛仔裤完美融合,顺便让脚脖子也暖和暖和。每次要塞秋裤的时候赵云澜总是呲牙咧嘴的塞进去,镜子前一照腿像个猪大肠一般,又悻悻的脱了下来。沈巍说他要面子挨冻就活该。

  祝红打开办公室门想要找赵云澜批年假签字的时候看见一摊烂泥糊在暖气上的赵云澜结结实实的叹了一口气,给他推荐了自己腿上的加厚丝袜,再套上外裤,赵云澜想也没想的拒绝了。

  年终酒局多的不行,好不容易今天可以让胃休息一天,下了班路过女式袜子的专卖店,突然心痒痒的,想起了祝红不算建议的建议,再瞅了瞅满大街女孩子穿着丝袜的大长腿。

  只要穿了外裤怎么都看不出来吧?

  鸡贼一般的看了看周围,没有熟人的存在,拉开了门快速的钻了进去。毕竟一个酒局下来可以认好几个姐夫的人还是要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

  “内个……麻烦问一下……有没有什么……加厚的丝袜?哦,我媳妇儿让我帮她带一条。”

  付了款快速的拆开包装塞进了兜里,千万不能在家扔包装,巍巍看到了不知道要怎么想。

  回了家反锁了卧室门,脱下裤子试了一下,那种丝滑的感觉然赵云澜浑身一颤鸡皮疙瘩掉了一地,摸了摸自己穿丝袜的腿,诶呀的感叹了一声暖和,就是有点娘。脱了下来迅速的塞进了柜子的最里面,明天的早上可算有救了。

  刻意的一塞总认为是最妥当的,意外往往就是这么发生的。

  沈巍下了班要做饭还要收拾狗窝,每次说着再这样要搬出去搬出去,可每次都整整齐齐的收拾好,赵云澜可能也就仗着沈巍疼自己心软,越发的乱七八糟。今天的沈教授被学生学术的不严谨气了一气,回家开门看见这不出意外的一团决定罢工,打开了衣柜翻出了所有的衣服让赵云澜自己收拾。

  沈巍看了看浴室里在洗澡得赵云澜决定现在就动手翻,那条性感火辣的丝袜就这样在沈巍开门的时候慢慢的,滑了出来,搭在了沈巍的脚上。

  沈巍愣了一下,捡起了那条丝袜,内心里的第一份情感居然不是愤怒然后开门质问赵云澜这是哪个的丝袜,而是结结实实的心疼和可悲,自己的生死情谊还是没能抗过世俗的眼光。

  他心疼,这个世界给了他们太多压力,从五千年以来的生离死别和现在别人的眼光,虽然他并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可他在乎赵云澜的心情。

  他可悲,原来世间的感情都是不堪一击,碎的那么容易,之前的一世一世送他入了尘世,看他娶妻生子,好不容易的抓住了短短几十年,却要在他的身边再次重演。

  沈巍塞了回去,坐在床沿摩挲着手指,咔哒一声浴室的门打开,热气腾腾的赵云澜半解着衣衫挑逗着沈巍,可沈巍不动声色的避开了他的视线进了厨房。赵云澜心里一阵苦死活也想不出来他为什么生气,不敢再踩雷,乖乖的坐在了沙发上等着沈巍做饭。

  案板的切菜生一刀一刀砍进了沈巍心里,各怀心事的坐在同一间屋子里,赵云澜感受着这诡异的气氛心惊肉跳,愣是一晚上没有说话。

  几乎是一夜无眠,赵云澜看着沈巍不睡觉的拉灯写教案,心想也许是学校的事情很糟心吧,过一阵就好了。赵云澜醒了过后沈巍早已走了,留下了桌子上的粥还是温的。

  不耽误上班,赵云澜还是穿上了那条丝袜套上牛仔裤满意的出门了,这个丝袜还真是管用,今天有个年终的酒局,也不会喝完在街上冻的发抖还要强撑微笑称兄道弟了。

  晚上沈巍回来的很晚,打开了房门家里黑灯瞎火果然没人,紧了紧提着公文包的手打开了灯,赵云澜不在。
 
  关了门在黑暗里坐着沉浸了一会儿,突然听到门碰的一声被打开一股酒气冲进了屋子里,烂醉如泥的赵云澜急急慌慌的冲进了厕所疯狂的吐了,沈巍还是心疼不过进去把他拖出来丢在床上,扒了鞋子准备脱掉袜子暖脚。

  沈巍扒他袜子的一瞬间,觉得这个手感很不对劲,拽也拽不下来,掀开了裤子的一角发现这是昨天从衣柜掉出来的丝袜。一时间百味交加,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

  “赵云澜?赵云澜?”

  “哎呀……宝贝儿你肯理我啦……诶我给你说……嗝……这个袜子真的厉害啊……回头我给你……买一条……”

  “你一晚上……都没理我……我干啥了我……你……”

  赵云澜的眼睛,在昏黄的光下显得格外的情欲,那小半若隐若现的丝袜在沈巍面前晃来晃去,从昨天到今天心情的大起大落让沈巍这样的吃不消。

  “你啊。为什么不让我省省心。”

  赵云澜想辩解什么却被沈巍以吻封缄。

  沈巍托着赵云澜的后脑勺不要让他乱磕到床头,另一只手解开了外裤的腰带,一阵滑腻的触感彻底点燃了沈巍的情感,烧的跟煤炭一样旺。隔着丝袜四处煽风点火,只留下醉酒的赵云澜张嘴急促的呼出酒气,熏的沈巍也半醉半醒。

  如果当初不买这根丝袜,也许赵云澜的腰还可以过两天安生日子,有了这根丝袜……

  夜夜笙歌。

  第二天一早赵云澜发现了扔在床头的丝袜和一张颤抖着写下的字条。

  “记得桌上的早饭,袜子洗净。”

  喝断片了的他忘记了昨晚到底做了什么,不过从腰的酸软程度来看确实比较激烈,反正袜子是露馅了,笑着摇摇头,感觉养了个醋坛子。

  拿起笔留了张字条贴在冰箱门上,每一天都要调调情。

    “夫人好意为夫岂敢不从,袜子洗净舒适,今晚留门,年末酒局甚多,还望夫人手下留情,早起困难,还要上班。”






(感谢旁友的黄色废料 @Remedios

 
 
 

【巍澜】skr小甜饼 (短小)

  夏天,总是闷热不堪,即使沈巍这样黄泉阴司来的人自带寒气也难以缓解赵云澜的躁动。

  为什么不开空调呢?

  今天停电。

  赵云澜躺在凉席上颇不耐烦的打开了手机看着天气里小太阳连着挂一周每天都是气温新纪录,叹了一口气放下手机,四仰八叉的睡在床上。

  活像热蔫儿了的狗。

  沈巍从黑暗的洗浴室里摸索出来,打开柜子拿了另一副凉席铺在地上,抱出了赵云澜一脚踢到床尾的枕头,

  “我今天打地铺,太热了一张床。”

  赵云澜没做声,虽然很想大宝贝儿每天晚上都和他腻歪在一张床上,特殊时期,就只能特殊对待了。

  不然会一起长痱子。

  沈巍一向睡眠浅,有一点点的异样都会惊醒。然而现在侧躺在地上肋骨总会膈应的慌,正躺下腰椎又膈应的不行,辗转反侧,索性靠着床悄悄坐了起来,为了不惊醒赵云澜,沈巍也就只有堪堪坐在那儿,什么也没做。

  沈巍背后响起一阵窸窣的声音,侧眼一看赵云澜闭着眼翻身起来顺着床滑了下来,搂着沈巍的腰躺在了地铺上,用手掌垫着沈巍的腰,他甚至怀疑赵云澜到底有没有意识从床上下来了,只听着赵云澜嘟囔着什么,凑近了一听沈巍仿佛听到了春天里风对世界说的情话。

  “睡吧……我垫着…这样就不疼了……”



(我,就没人垫,每天都膈应。人间不值得。)

最后看到了一句话,我觉得,真的甜的很适合这两位溺死在爱情里的大宝贝。

 
  即使我变得不再是我,我依然会深深爱你。直到永远,至死不渝。
————————————  东野圭吾《变身》

  后续

第二天赵云澜以为家里发了大水一身都湿透了从梦里惊醒,看到了一旁的沈巍脸被热红的跟虾一样。

 

【你等等我,下辈子很快会来的】


  人生很短,白驹过隙。
  沈巍知道这一点,毕竟他看着大荒山神轮回了五千多年,每一世的尽头他总是要作一幅画,改日昆仑元神归位,不会再嫌弃三十六颗大板牙的粗鄙。昆仑抛下的那一点真心,他要用生生世世去回馈。前几世,都未能从一而终的看他生老病死,一直是沈巍的遗憾。

  二
  “小皇子,今日的功课你还没做,明日会被先生打板子啊。”
  约莫十岁的童子提着锦衣,一路狂奔在那个偌大的花园里,应了那句话皇帝不急太监急。身后四五个人追怕坏了小皇子的兴致,不追,怕夫子责怪起来没有好好的监督。夏日太阳正毒,莫说一个小孩子,成年男子都禁不起这样暴晒,那四五个焦头烂额的太监更是忧虑。
  “呸,你们叫我回去我就回去吗?啊?夫子怎么会责怪我?撒个娇就没事儿了少骗我!” 话音刚落下,只听的扑通一声,那顽皮的小童子跌进了湖里呛了水晕了过去。
  “诶哟我的小祖宗,您怎么给掉水里了啊?娘娘知道了不得打死小的?”
  那小孩儿被太监急急慌慌的从水里捞上来,压了压肚子吐了两口水,扛回了殿里找了大夫将息着。
  殿后幔子里躲着一抹黑影,不着落痕迹的叹了一口气,在书桌上搁了一支笔,定在了离床一丈远的距离,想伸手触摸什么,却又缩回了颤抖的手指,垂了垂睫毛转身离去。

  小皇子一觉起来自知自己顽皮大事不好,一掐大腿疼的眼泪汪汪,跑去母亲脚底下哭诉自己知错,再也不给母亲添麻烦。娘娘自是心软,不忍责备,小皇子倒是知道收敛乖乖进了书房坐着,不用功,倒也不捣蛋。
  眼前书桌一只乌木杆笔,熠熠生辉,拿着这笔心里总觉得不是滋味,有些什么东西要在脑子里炸裂开,却又缺失了很多,蘸了墨,他提笔写下了歪歪扭扭的毛笔字,那是他的名字“赵云澜”。他想写另外一个名字,可是怎么也想不起来,他叫什么,只是一个黑影。极度的不适感让他搁下了笔,那支笔却让他有想哭的冲动,像心爱的蹴鞠被母亲夺取了一般的心痛,为什么会这样?难道老天爷要让自己好好读书了?赵云澜更想哭了。
  窗外的那个黑影看着那三个字也几近泪目。

  三
  小皇子成年了,冠礼之后,他就得成亲分到自己的府上去住了。可是不知道为何,皇帝迟迟没有为赵云澜指婚成家,赵云澜心里也隐隐觉得有什么牵着他拒绝一桩桩姻亲,王公大臣的女儿都是些娇生惯养的大小姐,脾气差不说样貌也不算好看,为什么要委屈自己来成全父皇的政治稳定?他不。拒绝了士家大族的联姻,他更觉得没人能配上自己了。母亲说,他是个野马驹子,得有人管管,一天做些令人惊骇的决定,何时才可以让她安心。赵云澜深知自己这些年顽劣未让母亲省心,又没有让她享天伦之乐,微微有些愧疚。他进了书房,拿起了那只笔,写下了一些话语。
  “吾深念未让母亲尽天伦之乐,实属不孝,儿时顽劣,常让母亲操心不已,今母亲有所期待吾成家立业,吾不从于联姻事宜,望答复吾何行?解惑一二。”
  那只笔真是神奇,自从赵云澜儿时落水后得了那支乌木笔后,每每疑惑写写心境,总有不知名的人用清秀的瘦金体写下小字参考,甚是中肯,采取后无一不迎刃而解,赵云澜也就慢慢养成了这个习惯。
  今日的回复也是如约而至。
  “遵从吾心。”
  简短的四个字,倒是给了赵云澜不结婚的勇气。嗯他也说不清楚这样笃定的勇气从何而来,或许是那四个字冥冥在引导自己什么。
  赵云澜当上了皇帝后,世人都在议论这个皇帝没有皇后,没有子嗣,真是怪胎,或许有那龙阳之好。
  赵云澜依旧不以为然,良人未出现,世人皆醉我独醒。

  四
  政务是越来越繁忙,赵云澜很庆幸当初自己坚持不成婚是正确的,每天一大把大臣要处理哪来时间分给后宫雨露均沾?不过他越来越喜欢那支乌木笔,国家大事那不知姓名的人总能回复一二,甚至给出的建议比自己还要妥当,若能招贤岂不是能分担自己一二。赵云澜在纸上写下可否愿意朝廷为官,定不会亏待。以及,高人何名。
  笔端那头的人轻轻挑了挑嘴角,写下,不愿,姓名无需知道。执掌阴司三界这么多年,沈巍只能留下自己经历过,最中肯的意见,他如今的身份地位赵云澜都要低他三分,何必在乎这些功名。更何况,他只是为了他而徘徊人间,为他分担一些忧虑而已。三千丈幽冥压在身上,心里的苦,谁听他说?那一个赌生生的剥开了沈巍的心,永世不得相识。早晚要身殉大封,何必平添苦痛。
  赵云澜瞧见这样的回复,心都凉了半截,一度怀疑江山要亡在自己手里。

  五
  孑然一身的赵云澜仿佛从笔端得到了生死之情,那人挽江山和自己于危亡中,虽不得见人,可是一切已经信任的完全交付于他,他甚至相信自己光棍了这样久,是为了换取这样一点缘分。不曾相识见面的缘分。
  终于,凡人寿命有限,他快走到了尽头,过于繁忙也就积劳成疾,因为孤独了一生没能有个像样的人送终,倒是跪了一地的宫女太监,他真想见见那个笔端的人,到底是何面貌,满腹韬略,定是个气宇轩昂的人吧。
  他颤颤巍巍的走到书桌前,再一次拿起了那只笔,
  “我想见见你。”
  门窗乎的禁闭,屋子里深沉的黑暗中显现出一个黑影的轮廓,不太清晰,赵云澜借着月光看清了来人的面庞,生的眉清目秀,哪里是什么气宇轩昂。
  “你终于来了。我可等了你好久了,一辈子这么长。”
  “事出有因,我来也只是为了送你最后一程。”
  “我要走了?”
  “嗯。要走了。”
  “走吧。跟着你走我放心。”
  沈巍的心抽痛了一下,捏了捏欲抚上人脸的手,克制在了半空,拿起了笔,提笔画下了十岁的赵云澜端正在案前歪歪扭扭写字的场景。
  最后附上了赵云澜想了一辈子的东西,他的名字。
  沈巍。
  赵云澜笑了笑,摩挲着宣纸,声音有些颤抖,
  “走吧,要快一些离开。”

 
  “也麻烦你等等我,下一辈子很快会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