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

太子殿  千灯观  三千盏

(dbq纯手指的画画还是靠滤镜杀我 前两张调了色后两张是原来的丑样子 花怜万岁。)

继花城放火烧山过后再一次用了这个笔刷
我相信手指也可以的

(好俗气呀……)

你问我思念有多重
不重的
像一座秋山的红叶

(不知道的以为我们fafa放火烧山了……手机太不友好了 指头快磨破皮了……)

【随手】

有点感慨的一晚上,我就不求整个世界温柔以待你。


我希望有一天,所有人能够坦坦荡荡的说出来心上人的名字,不在在乎过去的过去所有人的定义。


我希望有一天,法律能够站在你的背后,一直给你祝福,给你保驾护航。


我希望有一天,所有人能接受柏拉图都不能定义的爱情。


我希望有一天,你的生活阳光遍地。


【忘羡】一拜天地

(dbq 我不该听一拜天地 我悔过 这大雪的天气 忍不住想 发一把 刀子 暖和暖和)

——以下是正文 您们 随意

    


“蓝湛!蓝忘机!忘机!醒醒!”


  蓝曦臣的声音有一日也会这样的响亮了。


  缓缓睁开眼,蓝忘机眼前正是一片艳红,昨日是个大日子,许是多喝了两杯,才宿醉至此不醒。


  人声喧嚣,云深不知处难得有这么一日不禁止大声喧哗,小辈在窗外齐齐的唤着含光君快些从静室出来,不知为何,蓝忘机心下震动的厉害,却不想挪开半步。


  又重新闭上了眼,再回味一下昨日人比花娇的温柔乡吧。


  “魏婴?真的是你……”


  “对啊蓝二哥哥,今天这么大的日子你还质疑我是不是真的?!”


  “抱歉……”


  花烛成对人成双,树影摇曳月夜静。彼此手牵红花两端迈入喜堂,


  “蓝二哥哥!快些快些!”


  “不合礼数,需从头来。”


  “行行行……”


  仿佛是云深不知处的钟鼓楼里传来的声音,又仿佛是蓝忘机自己心里的声音,也许是魏婴的声音,清澈而响亮,


  “一拜天地!”


  ————————————


  “蓝湛!蓝忘机!魏婴死了!你要沉沦多久!醒醒!”


  蓝曦臣的声音这般响亮。


  蓝忘机猛然睁开眼,不受控的眼角一酸,瞥见眼前的艳红是魏婴的发带蒙上了眼,哪来什么喜堂。


  哪来什么一拜天地。


  门外一个小小的身影焦急的探着,包着眼泪仿佛要冲进来抱着蓝忘机大哭一场。


  还有留下来的阿苑啊。


  可他也不记得他的羡哥哥了。


 


 


【来自优酷爸爸会员灵感的水仙】短 可是开心且甜

  “愚蠢。”

  小橙坐在床沿撸起了宽大的毛衣袖子恨不得一巴掌往睡在床上西装革履的人扇过去。

  一个小时前,他窝在沙发上没精打采看电视,滴滴答答的石英钟响的没完没了,不停的放大时间带来的不安,没有打电话说不回家,也没有捎人来个信息。

  最难受的是办公室的电话都没人接。

  十二点逼近,外面越来越凉了,能去哪里。

  手机开始疯狂的震动,在指针指向十二点的那一刻,他急匆匆的跳下沙发冲到了桌边。

  心情大起大落的,不是那个混蛋的电话。

  “喂您谁啊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哈?你……脾气怎么……那么不好……我在楼下……你来接我好不好……”

  “你干嘛了你?!”

  “喝多了……”

  拖鞋都没来得及换好急匆匆下楼,见一身正装的他坐在了楼下的花坛边,像等放学的小朋友,直勾勾的盯着地上,见了小橙也是一脸茫然。

  “你大冬天的,快回家外面凉你还穿的少!”

  “我……不冷啊……好热的……”

  “热?”

  小橙把柔软的脸贴上了他心爱的小老板光滑的额头,果不其然的发烧了。

  “……”

  “你给我回家!”

  电视都还没来得及关,咿咿呀呀的放了些戏曲,不是小橙爱看,只是等这一晚上他前前后后把电视翻了个遍,停在了这里。

  小橙把他的小老板丢在了床上解开了西装的束缚拉过了被子,试图问点儿什么。

  “你手机怎么打不通这手机又谁的?”

  “诶你醒醒我问你话你怎么喝这么多啊……”

  床上的人毫无反应的睡死过去,只得默默叹气转身进了厨房开始兑药,一个夜晚都坐在身边帮小老板捂汗散热,掖一掖被角。

  小橙的小老板终于在第二天晌午醒了过来,拖着有些轻飘飘的身体转身来了厨房,正巧见到端着砂锅上桌的小橙。

  小橙摘掉了烤箱的手套仔细摸了摸小老板的额头,

  “终于退烧了,随便吃点吧,喝了那么多酒。”

  “对不起…我…不该应酬不给你说一声…我…”

  小橙夹起一个包子红着脸塞进了小老板的嘴里,

  “好了闭嘴吃饭……”

  轻轻的咕哝了一句谁也听不到的话。

  “原谅你了谁叫我喜欢你…”

 

【巍澜衍生】朱厚照×裴文德(短 小 但是甜)

  “皇上,裴大人前来复命。”

  “传他进来。”

  太监尖细的声音听的朱厚照心头一阵烦躁,赶紧让太监下去,斜支着脑袋把玩手里的玉杯,戏谑地看着裴文德走上殿来,规规矩矩的请安。

  “爱卿有什么想对朕说的吗?”

  “……臣有辱皇命。”

  “哦?你如何有辱皇命,站起来回话。”

  “臣率一众辑妖司兄弟未能挽回先皇魂魄,臣办事不力,求皇上降罪。”

  “那老糊涂若是活着,朕岂不是登不上这皇位,朕不会降罪于爱卿,反得感谢爱卿。照爱卿这样说,朕是不该登基?”

  朱厚照饮下玉盏中陈年美酒,摩挲了一下嘴角拭去残存的液体,不知喜怒的说下这些裴文德听起来大逆不道的话。

  “臣不敢。求皇上降罪于臣。”

  “爱卿今年多大了?”

  “臣年二十八。”

  “不小了啊,该有个归宿了,朕十五登基妻妾已成群。”

  “皇上何意?”

  朱厚照起身不疾不徐地围着裴文德走了一圈上下打量,身材欣长眉目如画。挑了挑眉,附身含着酒气轻轻送上话语,手也攀上裴文德腰间,

  “朕见爱卿皮相刀削斧凿一般的好,二十八却未娶亲,若真要降罪…爱卿不如叫声父皇来听听,爱妃脸既白,不知腰间亦白?”





(谁吃这一对我们就是兄弟)